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 > 国际新闻 >

“9·11之后,美国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自己”(4)

尤其危险的是,美国“选错了敌人”。小布什最初曾强调“美国的敌人不是我们众多的穆斯林朋友”,但他很快便扩大了“反恐”范围,并将其简化为“文化价值观的冲突”,进而图谋对整个中东地区进行所谓“民主改造”。

随着时间推移,美国保守派政客的言辞越来越激烈,仇外情绪很快占据上风,当初的“反恐战争”演变成了一场更大范围的战争,由此造成的心态毒害了美国政治和社会,毫无来由的“穆斯林恐惧症”导致美国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不断。

与此同时,对“恐怖分子”的过度关注让美国忽视了国内其他安全威胁,导致白人至上主义者、反政府民兵和其他排外极右团体空前活跃。文章指出,在“9·11”事件之后的20年里,数以万计的美国人死于大规模枪击和其他国内暴力事件,而“这些杀戮都不是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去打击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所为”。

“9·11之后,美国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自己”

△纽约大型反战集会上的美国穆斯林抗议者

恐惧加剧了社会撕裂,导致美国枪支销售量持续飙升。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如今发现自己又在与一个影子般的敌人进行另一场战斗”:在过去的18个月里,新冠病毒每三天夺走的生命就相当于“9·11”事件的全部死亡人数。然而格拉夫认为,白宫在“9·11”事件后做出的选择已经腐蚀了美国的民族精神和政治,当前的疫情非但没有将美国人团结在一起,反而使他们更加疏远。

“总有一天,历史学家会试图弄清美国社会为何如此支离破碎,以至于在一场我们完全有能力应对的危机中失手。不幸的是,答案很简单,9·11之后,我们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格拉夫在他的文章中最后这样总结。

“9·11之后,美国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自己”

△《大西洋月刊》文章截图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推荐阅读

财经

    24小时热点